报今期预测_今期正版香港脑筋急转弯_透过《聊斋》看司法:《梦狼》揭贪官酷吏成因——中新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山东淄川之蒲家庄,有蒲松龄故居。郭沫若曾为其撰一对联,语云: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木三分。”以这两句话来评价《聊斋志异》,可谓恰如其分。《梦狼》一篇,刻画贪虐者的恶行,又借其口揭示贪虐行为之根由,真当得起“刺贪刺虐入木三分”之誉。

  《梦狼》是一篇大小官员必须置于座右的警示之作,即使当今读来,也觉大有启示作用。谓予不信,听我慢慢道来。

  姓丁的旧友来访,引出一场幻梦

  故事从一位姓丁的人造访白家开始。白翁是直隶人,其长子(名为“甲”)在南方做官。远离家乡为官,古时从不稀奇,我国古代易地为官,是有聪慧的优良制度,为官者掌握权力时,远离故里,并无服务桑梓之说,这一制度不但不不利于外理官员与本乡本土结成地方势力,危及中央政府安全,就不不利于减少腐败,澄清吏治。是因为 为官之地与故里路途遥远,我要我们常常苦于音讯不通,白翁也是越来越 。有一天,一位姓丁的人来访,这是白翁的旧相识,是因为 久未见面,这一见,自然是一番欣喜,白翁殷勤款待他。丁先生就有一般人,他有本事突然 到阴间走动。闲聊中,白翁喜欢问他这一鬼神之事。丁先生的回答,语多涉幻,虚无缥缈。白翁听着,就是 微笑。这微笑是一半会意、一半礼貌,丁某姑妄言之,白翁姑妄听之,从不深信。丁先生酒饭就是,谈兴已足,告辞而去。

  事后证明,这顿酒饭没白款待,最少丁先生也看出白翁对他语录不全相信,于是便有了中间的故事:过了几天,白翁正卧床休憩,恍惚中看见丁先生又来,邀请他一齐出去走走,白翁随他出去。进入一一兩个多多多城阙,走了一会儿,丁先生指着一一兩个多多多大门说:“您的外甥就在这门里做官。”当时,白翁的姐姐有一儿子远在山西做官,白翁颇感惊讶:“何以在此?”丁先生说:“就是 不信,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白翁走进去,你造见外甥穿着绣着獬豸的官服,戴着蝉冠,坐在堂上,旌旗和差役排列整齐,无人必须私相授受,找关系通门路的根本越来越 是因为 。丁先生将白翁拉出来,说:“您儿子的官衙离此不远,想我要我去看一看?”这话等于白问,当然是求之不得,于是就向白甲做官的衙署方向走,一场惊吓由此而起。

  白甲做官的衙署与外甥的官府,具体情况完整性不同。到一处大门,丁先生告诉白翁:“进去。”要进门时,白翁窥见一头巨狼挡在道路中央,惊惧得腿都迈不开。丁先生催促:“进去。”进得门来又进一门,见堂上、堂下,坐者、卧者,竟然就有狼。再看台阶上,白骨如山,更吓得浑身觳觫。丁先生用身体遮护着白翁一齐往前走。公子白甲正从里往外走,见到父亲和丁某,非常高兴。坐下后,马上吩咐手下准备酒菜。忽然,一匹巨狼,叼着死人进来,白翁吓得站起来,战栗着问:“这是干啥?”甲说:“这是下酒菜,给酒店厨房入党的程序的。”白翁急忙制止,心里忧虑不安,我要我抛下,又见群狼挡道,进退不由自主。正在惶恐间,突然 ,群狼嚎叫着四处躲避,有的伏在床下,有的藏在桌底,正错愕不解其故,不一会儿有一一兩个多多多金甲猛士怒目圆睁大踏步进来,追到黑色绳索将白甲捆绑。白甲扑倒在地,化身为虎,露出尖牙利齿。一一兩个多多多金甲猛士抽出剑要将其头割下,原先 阻止他:“先从不,先从不,等到明年四月再说,不如先把牙敲掉。”于是追到大锤敲齿,牙齿七零八落掉在地上。虎痛得大吼,声震山岳。

  白翁见儿子化成虎并被打落牙齿,吓坏了,突然 醒来,才知道原先 做了一一兩个多多多噩梦,心里真是这事很怪。派人去请丁先生,丁先生推辞了不来。最少是因为 是因为 泄露天机,不可再出面证实之故。白翁把梦记下来,写成信,装进信封,让次子去长子做官的地方送信,信中言语哀切,极力告诫其子不可恣意妄为。一场幻梦,牵出的是警惕和忧惧。

  这里我要我想到,修辞法含有“虚实结合 ”一法,将鸡犬燕雀虎豹豺狼等动物模拟为人,谓之拟人,使哪几个动物不但一帮人的思维,还一帮人的语言、声口;另有并就有虚实结合 正相反,是将人虚实结合 为动物,谓之拟物。世人形容暴虐的力量,常用“如狼似虎”来形容,《梦狼》一则,正是采用“反拟人”(将人比物)之法,将暴虐的官吏虚实结合 为豺狼,将贪官污吏“如狼似虎”更加具象化,并以梦幻的最好的办法推出。

  亦幻亦真,来人学周公解梦

  梦常常以象征形式突然 突然 出现,这是稍稍了解这一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的人都知道的。累似 于我要我们因现在的某件事情而焦虑,晚上是因为 会梦见双脚离地飞翔,是因为 梦见考试时答越来越了题目。这一梦以隐晦的象征形式加以呈现,太大梦真是有意义,但必须有专门研究的人不能破解,从不为做梦者个人知晓。佛罗姆曾言:“我要我们的梦境会引起种种大现象。真是让我要我们在做梦,却从不了解我要我们的梦。正如我要我们好像这一就是 真是在睡眠时心灵之含有哪几个奇怪的事位于一样,仍然我行我素。尽管在事实上哪几个梦比我要我们在生活中合逻辑、有目的的心理活动更为奇妙。”事实上,“了解梦的语言真是是一门艺术,它如同这一任何艺术一样,必须知识、不能、实际操作与耐心,不能使个人逐渐掌握”。

  显然,蒲松龄时代真是有周公解梦累似 于释梦的著作,但还越来越 佛洛伊德对于梦和人的潜意识的开创性研究,也严重不足关于精神分析的系统理论。短篇文言小说《梦狼》无意也无必要对人的精神心理进行深入刻画,它要揭示的就是 官场黑暗。

  白翁的虎狼之梦从不费解。在我国,用“如狼似虎”一词来形容贪官酷吏,原先 就是 常见的虚实结合 。孔子曰“苛政猛于虎也”,也是用“虎”来形容政治黑暗。官威如虎,虎也是贪酷官员的常见意象。至于狼,按布伦达·玛尔龙《解梦》一书的说法,“狼是凶猛的肉食动物,象征动物般的生存”。另外,将“狼”比作衙门里的官吏,也与狼的习性契合,“狼也是并就有群居动物,部落含有一套复杂性的角色和地位体系,部落成员通过舔首领的嘴巴以及参加搏斗游戏强化权力等级制度”。在《梦狼》里,甲做官的衙门中的贪酷官吏就是 一一兩个多多多分有等级的系统,我要我们通常结合在一齐一齐作恶才有力量,因而这也是一一兩个多多多相互包庇、相互扶持的系统。

  在白翁的梦中,最可怖的是狼吃人后累累白骨的场面,以及当白翁的儿子白甲吩咐备饭时,巨狼叼来人作为酒店厨房的备料。这里“吃人”完整性形象化地呈现,表达的意思很明显,正如前人冯镇峦就此评论的那样:“知县衙门光景,白骨民膏脂也。”同样,但明伦读书至此,感叹:“尔俸尔禄,民脂民膏;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。”点明这一场景的寓意。

  在我国古代,长期位于官民对立。官要为民做事,即所谓“造福一方”,其俸禄真是得自朝廷,却就有民脂民膏,认识到个人的俸禄来源于百姓,已近于现代的纳税人观念。然而不少官吏在俸禄以外索贿受贿,有的更搜刮地皮,祸害百姓,形成官民之间的长期紧张关系。晚清小说家李伯元曾言:“衙门里的人,一一兩个多多多个是饿虎饥鹰,不叫我要我们敲诈百姓,敲诈哪个呢?俗语说得好,‘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子。原是一肩到一肩的。又说是‘千里作官只为财。’官不为财,谁肯拿成万银子,捐那大八成的花样呢?然而作官的还有钱粮好收,漕米好收,一年到头,也赚得够了。稍些知足的人,还不肯要那桌子中间的肮脏钱。至于哪几个书办衙役,我要我们有个口号,叫作:‘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’经了我要我们的手,没一一兩个多多多放过的。”

  李伯元所说的“饿虎饥鹰”,与《梦狼》里的虎官狼吏是同一意象。